首页 > 美容 > 美妆 > 内容

美妆电商代运营商前路道阻且长 丽人丽妆二次挑

发布时间:2019-04-29   来源:网络整理    
字号:

  而在过于依赖天猫单一平台方面,在首次IPO被否时,发审委就曾对丽人丽妆提出质疑问询,第一条就是关于丽人丽妆对天猫、淘宝平台构成重大依赖,质疑其经营模式和盈利模式的可持续性。发审委提出,丽人丽妆所有业务均通过阿里巴巴集团控制的天猫、淘宝平台开展,根据销售额支付相关的平台佣金、积分扣费、聚划算佣金等平台运营费用。发审委要求丽人丽妆进一步说明与阿里巴巴在平台运营服务、广告推广费用、推广活动安排、搜索排序及其他交易条件方面是否与同行业可比公司一致,报告期经营业绩是否对天猫、淘宝平台构成重大依赖,并结合发行人业务流量高度依赖天猫、淘宝平台以及产品依赖品牌方供货等情况,从竞争对手、市场份额等方面说明业务的稳定性、未来业务的增长空间,以及经营模式和盈利模式的可持续性。

  时隔一年,丽人丽妆再次尝试IPO,但上述首次IPO被否的问题似乎尚没有得到解决,尽管也在做各种新零售尝试,但发展的瓶颈依然存在。根据丽人丽妆的招股书显示,从2014年开始,丽人丽妆每年向阿里支付的平台运营费用和广告推广费用都达上亿元,这一部分支出在公司总支出中占比很高。

  瓶颈难破非个案

  在电商崛起的洪流中,丽人丽妆是早期分羹收益的代表,却也因为盈利模式的可持续性以及对单一电商平台的依赖而导致IPO受阻,这也是美妆电商代运营公司普遍待解的瓶颈。据北京商报记者了解,除丽人丽妆外,若羽臣、壹网壹创等电商代运营公司的上市之路也都不顺利。

  为了摆脱对电商平台的依赖症,丽人丽妆还尝试进军线下,于去年接手韩国品牌Cellapy的线下化妆品店渠道拓展工作,计划大规模开店,同时还要打造智慧门店布局新零售等。不过面对线下零售愈发高昂的人力和租金成本,以及稀缺的实体零售运营经验,这条新路丽人丽妆能趟多远也还是未知数。

图说天下

×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