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诉今日头条搜索结果抄袭:忍无可忍的“技

发布时间:2019-04-29   来源:网络整理    
字号:

  互联网进入人口红利尾期,技术也在重新定义企业竞争壁垒。缺乏技术基础而单纯凭借“拿来主义”的模式,可能即将行不通了。

  近日,今日头条(北京字节跳动有限公司)因大量窃取百度TOP1搜索产品结果,被百度以不正当竞争为由起诉到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要求今日头条立即停止侵权,赔偿相关经济损失及合理支出共计人民币9000万元,并连续30天在其APP及网站首页道歉。

百度诉今日头条搜索结果抄袭:忍无可忍的“技

 

  实际上,今日头条近些年来的“拿来主义”引发了多起诉讼缠身。这次百度的起诉,只是对其“搬运”行为反制的一个缩影,对今日头条而言这种起诉早已“债多不压身”。

  今日头条“拿来主义”引发9000万索赔

  根据媒体披露信息来看,这场索赔背后是今日头条在未经许可下“搬运”了百度TOP1搜索结果。百度向法院出示的证据显示,比如在今日头条搜索“螃蟹和西红柿吃会中毒吗”,搜索结果中的图片上打着百度的LOGO水印。而搜索“1立方厘米水等于多少升”,首条搜索结果中嵌入了“抄自百度”的字眼,这也是百度为防止TOP1搜索结果被抄袭预先打下的“防伪标记”。

  

百度诉今日头条搜索结果抄袭:忍无可忍的“技

  今年,今日头条进军“搜索”领域,但是由于缺乏内容基础直接复制拿用,这也导致在结果呈现中被事实打脸“抄袭”。从百度起诉书中来看,TOP1产品是百度 2017 年初就推出的“搜索结果首条直接满足”搜索产品的简称。TOP1可在搜索结果首位将用户所需信息直接展示给用户,提升用户获取信息的效率。

  实际上,百度并不是近些年今日头条唯一“下手”的对象。算法推荐的信息流模式后,今日头条其多元化产品拓展中,也由于缺乏内容基石且技术乏力瞄准其他同类产品。比如曾经引发一时圈内热议的悟空问答和知乎的大V争夺战中,还隐藏着悟空问答和知乎之间的“内容搬运战”。

百度诉今日头条搜索结果抄袭:忍无可忍的“技

  有知乎用户就表示,自己从未在悟空问答提过问题,但悟空问答通过技术手段将提问原封不动搬运过去,造成在知乎的提问者也在悟空问答提过同样问题的假象,众多知乎的热门问题大多数都迅速以同样的提问方式原封不动地出现在悟空问答中。

  沉迷APP工厂模式下,“窃取”之路可能并非偶然

  虽然今日头条在风口之下迅速繁荣,但随着人口红利的消失,内容质量和技术门槛开始挑战其产品模式。近年来政策对于内容质量的收紧,“低俗猎奇”的算法推荐推出历史舞台,对于头条而言其起家的信息流产品面临高质量内容转型;于此同时,包括问答、搜索、社交及其电商等领域拓展,今日头条App工厂模式切入对手领域,面临更大竞争压力。

  狂奔的今日头条,进入理性的互联网发展阶段,踏入BAT的核心领域,都会对其内容基础和技术提出极大挑战。这也就意味着,“拿来主义”是相比投入巨大人力和财力成本打磨更为快捷的发展路径。而这,自然也挑起了一系列诉讼Battle:挑战知乎的悟空问答泯然众人、挑战腾讯的多闪如今也并不闪光、挑战百度的搜索也被强势反击……

  之前,今日头条被网易起诉未经许可擅自在平台上提供11部漫画的在线阅读、被腾讯起诉未经许可直播《王者荣耀》、爱奇艺起诉今日头条未经许可擅自以短视频的方式在其手机端应用程序上传播热播影视作品《延禧攻略》等等。

  “我们不生产新闻,我们是新闻的搬运工”,早在2014年今日头条就曾因“不告而取”被多家媒体“围攻”,并被国家版权局立案调查。南方日报曾发布反侵权公告,明确指出2016年至2017年,“今日头条”客户端未经许可擅自转载南方日报社版权作品近2000条。纵观其发展历程,“拿来主义”及其引发的诉讼缠身成了伴随其发展的主旋律。

  据媒体披露,字节跳动没有事业部之分,只有三个核心职能部门:技术、User growth和商业化,三个部门都会参与每个APP的流水化打造过程。每一个新产品立项,负责人就去三个部门挑人,临时成立一个虚拟项目组。

百度诉今日头条搜索结果抄袭:忍无可忍的“技

图说天下

×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