邹小广:扎根南疆的“医界胡杨”(图)

发布时间:2019-04-29   来源:网络整理    
字号:

—访“华仁杯”最具领导力的中国医院院长邹小广

在市场经济大潮翻滚、物欲主义侵蚀的今天,他用医者的大仁大义和对使命、责任的坚守,为南疆420万百姓筑起一道坚实的生命屏障,也造就了一家医院从蚂蚁到大象的传奇成长。

 


  在市场经济大潮翻滚、物欲主义侵蚀的今天,他用医者的大仁大义和对使命、责任的坚守,为南疆420万百姓筑起一道坚实的生命屏障,也造就了一家医院从蚂蚁到大象的传奇成长。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你很难相信,就是这样一个其貌不扬、举止谦和的男人,在不到一年的时间,便将身陷舆论危机的喀什地区第一人民医院拉出了泥潭;其后5年,他又一鼓作气,改写了广袤南疆没有三甲医院的历史,让“克然木巴格”(维语,指喀什地区第一人民医院)成为维吾尔族百姓口耳相传的“大医圣地”。

  其实,他本可以告别西部边陲,怀揣百万年薪,到沿海城市谋求似锦前程,但在个人荣辱、责任和使命的权衡中,他却选择了默默坚守,成为一棵扎根南疆的“医界胡杨”。

  他就是带领喀什地区第一人民医院创造一个个奇迹和辉煌成绩的院长—邹小广。

  临危受命:稳人心,创三甲

  “男儿志在边疆。”当年在伽师县工作的父亲一声嘱托,让其刚走出校门的邹小广放弃了留在首府乌鲁木齐工作的想法,辗转返回“故乡”—喀什。从一名普通的药剂员做起,一路做到喀什第二医院的副院长。

  2007年2月,才调入喀什地区第一人民医院(以下简称喀地一院)半年多的邹小广,就经历了一次人事震荡,喀地一院党政主要领导因经济问题相继被检察机关立案调查。

  他记得很清楚:“是大年三十临时宣布我主持工作。”虽然在二院时他就主抓业务,但此刻却不同以往,“压力山大”。这不仅是因为两位医院主要领导接连落马,人心动荡,更在于这家医院“百废待兴”的现实—时年,喀地一院的综合实力在全疆仅排名第14,地州中位列第7,即便在南疆区域内,也只能排到第4,整体水平甚至还不及本地的二院。

  面对人才流失、人心不稳等严峻形势,他的第一反应是“必须马上让大家从压力和阴影中解脱出来!”为转移职工注意力,这年5月,邹小广做出了一项大胆的决定,“从现在起,全院行动起来,创三甲,把医院做成地州医院的老大!”

  此言一出,各种质疑也弥漫开来。但邹小广心里早已打定主意,他知道“这不是痴人说梦,喀什地区第一人民医院本来也具备这个潜力。”他心中清楚,喀什方圆16.2万平方公里,人口420万,医疗市场需求旺盛。而喀地一院又是1934年建院的老院,文化底蕴深厚,只不过近些年才发展放缓。

  因此,该目标的提出,与其说是在创三甲,倒不如说是喀地一院的“复兴计划”。为让计划更有章可循,他为医院发展确定了“招兵买马,跑马圈地,苦练内功,再创辉煌”16字方针。

  人一旦有了清晰的目标和方向,才可能放下压力和杂念,心无旁骛地一路向前。这一年,喀地一院不仅有惊无险地实现了平稳过渡,回归正轨,各项工作也有了明显起色,在当年年底的自治区医疗质量评比中,医院出人意料地拿到了第一。消息传来,全院人员更是倍受鼓舞,创业的脚步也日益加快。

  队伍稳了,人心齐了,他考虑问题的重心也进行了调整。他清晰地知道,医院发展和竞争最终依靠的是:人。过去,喀地一院用人往往局限于疆内,结构比较单一,优秀人才相对较少。他的思路是“往东看”,亲自带领一班人前往湖南、湖北、甘肃等地,招揽“千里马”。

  “喀什虽然条件艰苦,但是事业的舞台大、前途光明。”同行者称,碰到合适的人选,哪怕是刚刚毕业的学生,邹小广都会亲自做工作,用待遇留人,用前景留人。

  那段时间,任何高学历、高职称人员,只要来喀地一院,都会得到一个广阔的舞台。比如肿瘤中心,5个科室有4位科主任来自院外招聘,有的甚至是主动放弃原有编制,来此发展。

  数据显示,此后4年,喀地一院先后引入了2400余人,其中高学历、高职称人数达到了百余人。同期,喀地一院开放床位规模也由最初的486张增至2000张,门急诊量从25万人次跃升至75万人次,喀地一院综合排名从全疆第14位跃升至第3位,稳居自治区地州级医院第一。

  2012年8月9日,对于喀地一院而言,注定是个永载史册的日子,这一天,喀地一院提前两年通过了新一轮等级评审,成为南疆五地州唯一一家综合三甲医院。

  “三甲是医院几代人的梦想,终于在我们这一代人手中实现了。”在评审结果反馈大会上,邹小广哽咽了许久,几年来的辛勤付出,就如电影回放一样,一幕幕从眼前闪过……而台下800余人的会场更是一片哭声。

  战略转型:强内涵,夯网底

  喀地一院的成长传奇很快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广泛注意,后来,珠海一家医院许以百万年薪,请邹小广去做院长,却被他婉拒:“我喝着伽师县苦涩的咸水、吃着这里的馕长大,我的根就在喀什,这里有我的一切,我应该用我的一切回报家乡父老。”

  2012年9月4日,时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来到喀地一院,待了80分钟,留下8个字,“公字当头,群众第一”。“我们也给总理一个承诺:坚持三甲医院的服务,二甲医院的收费。”邹小广回忆。

  仅这样一个承诺,按当年喀地一院收入,医院就向社会让利8000多万元。

  然而,“公字当头”不仅仅体现于经济惠民上,更反映在医院的服务能力和医疗水平上。

  以优异成绩通过三甲医院评审,把医院的发展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度,超越了历史上任何一个颠峰,1400张床位常年爆满,使用率一度达到150%。是继续跑马圈地扩大规模,还是放缓脚步强化内涵?又一个决定命运的难题推给了喀地一院的掌舵人—邹小广,职责和使命要求他必须做出选择。

  “如果再不强化内涵建设,我们就会成为一个放大版的县医院。”他强调,过去5年,医院的内涵建设已远远落后于规模扩张,机构膨胀太快,人才结构严重不合理,工龄超过五、六年的医生不到30%。“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必须迅速调整工作重心。”一场以“学科带动,做强三甲,辐射南疆,医疗惠民”为主旨的战略转型,就此在医院拉开序幕。

  首先是学科带动。评价医院实力的金标准就是重点学科,而重点学科的培育关键在人才。邹小广称,“我们以前基本是本科、大专、中专各1/3,几乎没有研究生。后来,通过密集的引才、引智,现在仅研究生以上学历者就有100多人,目前,我们又和南方医科大学联办了硕士研究生班,并设立博士后工作站。”

  2013年,自治区卫计委启动重点专科评审,该院一口气报了10个,且全数通过。今年又申报了第二批,“我们是保8争10望12,如获成功,我们省级重点专科将至少达到18个。”

  同样令人欣慰的还有其疑难危重症的接诊比例。当时,自治区卫计委曾提出一项硬指标,要求在“十二五”期末,三甲医院疑难危重症诊治比例达到30%。结果,喀地一院这次又交出了满意答卷,“我们从2012年开始抓,去年达到39%,今年有望突破40%。”邹小广说,2007年前,喀地一院承担疑难危重症比例仅为10%,重症医学科不过12张床,现在则扩展至150张床,整体水平已跃居全区前列,并辐射到整个南疆,成为应对暴恐和各种自然灾害的核心救治力量。

  当然,疑难重症接诊比例的显著提升,亦与其针对基层的无偿帮扶紧密相关。


  邹小广介绍,新医改以来,基层医疗机构因为缺乏专业技术人员,国家和自治区配置的医疗设备80%都没有拆封。为帮助基层改善现状,邹小广再度拍板,从本院原本紧张的业务用房中横生辟出两层楼,筹建国家级住院医师(全科医生)规培基地,为基层医生免费培训。

  不仅如此,他还亲自带队,辗转于喀什地区12县市100余乡镇,出资帮助基层医疗机构建设远程会诊系统。

  “我一直认为,帮助别人就是帮助自己。”邹小广表示,这不仅是医院公益性的体现,也是实现喀什医院转型的路径之一。“通过与基层医疗机构合作,帮助他们提高水平和就地治疗比例,这样过筛以后,转到我们这里的几乎都是疑难危重病人,从而一举两得。”

图说天下

×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